出生证明的买卖,岂容说来就来

时间:2024-02-25 04:15:19 阅读次数:11961

  11月7日,出生襄阳市卫健委针对媒体反映“襄阳健桥医院公开贩卖出生证贩卖婴儿”问题作出了情况通报。证明

  该通报称,卖岂目前涉事医院妇产科已停业整顿,容说相关责任人已被控制,出生医院院长已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并接受调查。证明

  此前一天,卖岂有网帖举报湖北襄阳健桥医院涉嫌贩卖出生证明,容说襄阳健桥医院院长勾结多地中介团伙,出生利用社交平台物色客户,证明明码标价贩卖出生证明、卖岂疫苗本。容说

  付费9.6万元,出生医院方面提供一套“正常”的证明生产流程,甚至建档、卖岂产检、分娩等全套真实信息,客户就可以为“买来的孩子”贴上真身份,全部过程最长7天就完成。

  一顿操作猛如虎。作为医疗机构,如此猖狂,竟然做起出生证明的买卖,如此没有底线的操作一气呵成,令人发指。

  出生证明,是新生儿的唯一身份证明。以出生证明为依据,新生儿才能上户口,也是日后法律认定亲子关系的重要依据。

  贩卖出生证明等同于身份造假,本质是医疗机构充当了人口贩卖的帮凶,无论是公立医院还是民营医院,都是救死扶伤的地方,而不是助纣为虐。

  在人口贩卖这条罪恶的产业链上,出生医学证明买卖屡禁不止。近年来,类似的案件多次被媒体曝光,击中了公众对于此类犯罪极度的恐惧和愤怒。

  围绕人口拐卖犯罪的打击和治理,舆论的关注点不仅在于潜藏的人贩子群里,还在于买卖本身如何能成功“逃逸”技术升级,又在各个环节行云流水。

  如今,人脸识别技术广泛应用,通过“刷脸”比对新生儿父母身份,确保“人”“证”一致,核验环节更加规范严格。

  技术不断升级,一份真实的出生证明还可以明码标价地生成,到底隐藏了多少监管漏洞、制度盲区,以及多大的人为操纵空间,简直细思极恐。

  一个臭名昭著的院长,一个劣迹斑斑的民营医院,一个漏洞百出的核验系统,一个院外从不缺买家的中介,这起案例背后环环相扣的产业链,有关部门必须严查到底。

  不管是健桥医院案,还是“梅姨”案、余华英案,之所以牵动人心,在于拐卖拐骗儿童,不仅是犯罪,也是对人伦的公然践踏。

  丢失一个孩子,将对一个家庭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。因此对于一切“服务”于此的不法行为,全社会都是零容忍,必须“人人喊打”,严惩不贷,呼吁“买卖同罪”。

  随着国家加大“打拐”力度和先进科技手段的运用,拐卖人口犯罪案件有了显著的下降趋势。但这不代表我们可以高枕无忧,让“宝贝”回家的道路依然漫长。

  陶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