苹果新头显要来了,但AR走到“无人区”

时间:2024-02-25 02:57:25 阅读次数:5692

  今年6月初苹果首款头显设备Vision Pro的无人区发布像一枚炸弹引爆了整个AR行业,大家都在期待苹果的苹果下注为行业带来拐点时刻。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,新头显超过2万元的无人区售价使不少人望而却步。5个月后,苹果苹果有了第二代头显的新头显消息,并且会更平价。无人区但这段时间里,苹果互联网行业发生了太多事,新头显在GPT带来的无人区AI浪潮裹挟下,曾经的苹果AR和元宇宙的故事已经愈趋冷静。

  更低价

  当地时间10月11日,新头显外媒曝光了苹果第二代Apple Vision Pro头显相关信息。无人区该头显的苹果内部代号为Project Alaska,设备标识符为N109,新头显与第一代Vision Pro极为相似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早在今年6月第一款头显上市时就有爆料称,苹果正在开发一款价格更低的MR头显,头带设计更简单,或将降低几百美元。当时,苹果的第一代头显定价为3499美元(约2.5万元)的天价。

  此外,供应链方面也早有动向。今年10月,苹果公司CEO蒂姆·库克又一次闪现中国。他在其个人微博上发布了一张成都安顺廊桥的照片,以此宣布自己到访成都,开启2023年内的第二次访华之旅。

  在钉科技创始人丁少将看来,整体上来讲,中国仍有着庞大的市场、完备的供应链体系,以及非常好的营商环境。与之相比,印度在产业链的完备性、营商环境的成熟度、供应链企业的技术能力,甚至是产业工人的素质上都有着很大差距,难以满足苹果的需要。

  丁少将还提到,库克对立讯精密的拜访,与苹果的头显产品Apple Vision Pro也不无关系,苹果需要确认立讯精密对此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立讯精密董事长王来春此前曾表示,立讯精密正在为明年初上市的苹果头显产品Apple Vision Pro做生产准备。

  但是,“贵”依然是大多数人的第一感觉,即便苹果第二代头显能便宜几百美元,到手价还是要上万元(人民币)。作为对比,Meta此前发布的新一代瞄向MR领域的头显Quest 3,128GB起售价为499美元。定位高端的Quest Pro,其首发价格为1499.99美元。国内市场方面,字节跳动旗下PICO去年发布的产品PICO 4售价是2499元(约353美元)。

  “单纯从性能和配置上看,苹果这款产品还是很有竞争力的,但这并不意味着能快速转换成商业价值,因为价格远远超越了消费级的标准。”有业内人士表示,Vision Pro的算力和显示是绝对的天花板,但整个产品一定不是苹果在AR这个赛道上的终局理念和定位。

  彭博社科技记者古尔曼曾分析,苹果首款MR头显并不以盈利为目的,而是为了尽快在VR/AR市场建立稳固的立足点,从而巩固公司的市场地位。苹果的真正目的在于,通过Vision Pro快速获取用户和市场的一手反馈信息,并借助后续产品迭代,将价格一步步降低,并演进到AR眼镜形态,即传闻中的Apple Glasses,那才是苹果计划收割市场的终极武器。

  AR到AI

  对于上市时间,报道称,第二代Vision Pro计划于2025年进入产品验证测试阶段,预计发布日期为2025年底或2026年初。

  但若真等到那时候,AR的热度不知道还能剩下多少。2021年,VR产业升温,全球AR/VR行业2021年融资额达到556亿元左右,创下近几年新高。根据IDC的数据,2021年,全球AR/VR头显出货量达1123万台,同比大增92.1%,其中VR头显出货量达1095万台,年出货量正式突破1000万台。

  去年底以来,随着ChatGPT大热,全球众多知名企业纷纷投入海量资源押注大模型,元宇宙的热度遭遇严重分流。于是,冲向元宇宙的各大巨头纷纷掉头,开始了缩减开支。2023年开始,以Meta、腾讯、字节跳动为代表的国内外互联网巨头公司,继续强调降本增效、聚焦主业,通过收缩VR等业务从元宇宙虚火中抽身。

  10 月初,有媒体报道称,Meta计划对元宇宙相关部门Reality Labs的芯片开发团队(FAST)进行裁员。此外,微软也解散了元宇宙相关团队。

  国内,腾讯在2月解散了XR团队,快手元宇宙负责人在年初离职,百度“希壤”元宇宙产品负责人直接转入大模型领域。

  11月7日,字节跳动旗下VR部门PICO发布内部通知,宣布进行裁员,并对组织架构进行调整,其中,PICO移动OS团队将并入字节跳动产品研发和工程架构中台,以加强OS核心技术研发的中台投入和统一管理。

  PICO CEO周宏伟在全员会上表示,虽然今年以来PICO已经做了一些调整,现在看来还不够及时和有效。过去,他们对行业和市场的发展估计得比较乐观,但实际上没有预期的那么快。

  据了解,PICO高峰期员工数量超过2000人,但今年逐步收缩战线。有离职员工告诉北京商报记者,2月PICO进行了一轮规模较大的裁员,且不开放内部活水机会,此后有一些员工预感形势不对,选择自行离职或内部转岗。

  出货量也证明了行业寒冬。据IDC在9月发布的《全球AR/VR头显市场季度跟踪报告预测》,2023年第二季度全球AR/VR头显出货量连续四个季度下降,出货量同比下降44.6%。

  互联网时评人张书乐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,制约行业向前跨越的最大障碍是软件生态。因为目前XR的优秀内容基本都集中在游戏领域,极度单一的应用场景直接限制了行业发展,XR需要快速在游戏领域以外的其他内容场景扩张,包括但不限于健身、短视频及直播、影视、社交等等。

  北京商报记者 方彬楠 赵天舒